義大利傢俱

關於部落格
義大利傢俱
  • 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18年前錯殺一人18年後法將責眾

  沒來由遭刑憲受此磨難,看起來老天爺不辨愚賢。   良善家為什麼遭此天譴?作惡的為什麼反增永年?   墳場上一個個淚流滿面,都道說他呼格死得可憐。   眼睜睜老娘親難得相見,怎叫人不拍案怒問當年!!   (選自京劇名段 《六月雪·法場》唱詞,編者略有改動)   □據新華社呼和浩特 12月15日電   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15日上午就呼格吉勒圖案再審結果召開新聞發佈會,向社會通報案件審理結果以及相關工作的後續安排。   通報說,本案因呼格吉勒圖的父母申訴,內蒙古高院於11月19日決定啟動再審程序,並另行組成合議庭,依法進行審理。審理中,申訴人要求儘快公平公正對本案作出判決。辯護人辯稱,原判事實不清,證據不足,應宣告呼格吉勒圖無罪。檢察機關認為,原判決認定呼格吉勒圖構成故意殺人罪、流氓罪的事實不清,證據不足,應通過再審程序,作出無罪判決。   “呼格吉勒圖案對我們的教訓是痛心的、深刻的,對不起。”8時30分,內蒙古高級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趙建平帶隊,將案件再審判決書送到呼格吉勒圖父母手中。他深鞠一躬,真誠道歉,對呼格吉勒圖的錯判並被執行死刑深感痛心。   呼格吉勒圖的父親李三仁和母親尚愛雲顫抖著接過法律文書,逐字默讀,空氣霎時凝固。稍許沉默後,62歲的尚愛雲再也抑制不住內心強烈的情感,一把熱淚淌了滿臉:“終於等到這一天了!兒子,你清白了!”   “這些年太難了!不過,好心人關心和幫助,鼓勵我們堅持下來。”尚愛雲說,她曾受到記者、律師、警察、檢察官、法官的援助,還得到鄰居們的安慰。人群散去後,兩位老人穿上棉襖,把無罪判決書的複印件揣在胸口,趕赴兒子墳前,用中國最傳統的燒紙祭奠方式,告慰含冤18年的兒子。   ■當年部分參與辦案人員名單   ●馮志明 時任呼和浩特新城區公安分局副局長●劉旭 時任刑警隊長●任俊林、趙月星 時任刑警隊副隊長●彭飛 當年負責此案的檢察官●蘇明 一審的審判長●宮靜、呼爾查 一審的代理審判員●楊小樹 終審的審判長●王智 時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長   當年所有“有功之人”有責必究,有錯必罰   內蒙古自治區高院新聞發言人李生晨在昨日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,自治區黨委已責成有關部門組成調查組就錯案責任問題調查,總的原則是,實事求是,有責必究,有錯必罰。據《法制晚報》報道,內蒙古公安廳已在本月初組成由副廳長張有恩擔任領導的調查組,開始依法調查“呼格吉勒圖案”當年所有參與辦案的警員。   根據《呼和浩特晚報》1996年4月的一篇報道線索,當時參與辦案的部分警員包括:時任呼和浩特新城區公安分局副局長的馮志明、刑警隊長劉旭、刑警隊副隊長任俊林、趙月星等人。   有媒體報道,1996年5月23日,呼格吉勒圖案開庭審理,檢方以“流氓罪”和“故意殺人罪”兩項罪名對呼格吉勒圖提起公訴。當年負責此案的檢察官名叫彭飛。   經過審理,呼和浩特中級人民法院做出一審判決,“被告人呼格吉勒圖犯故意殺人罪,判處死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,犯流氓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。決定執行死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”在審判書上,留下了審判長蘇明、代理審判員宮靜、代理審判員呼爾查的名字。   6月5日,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做出終審判決,“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”,“並核准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呼格吉勒圖死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裁定。”做出終審判決的審判長,叫楊小樹。   公開資料顯示,當年偵破“4·9女屍案”後,包括馮志明在內的許多警官,因為“迅速破獲大案”獲得從二等功到通報嘉獎的表揚。   在當年的呼和浩特“嚴打”先進集體和個人表彰大會上,劉旭、任俊林均獲得個人三等功。   當年主辦呼格案的馮志明,目前已升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黨委委員、副局長。對該案作出“特別指示”的時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長王智,後升任內蒙古公安廳巡視員,據稱其現已退休。而其他涉及該案的法官、檢察官等也大多獲得了升遷和正常退休。   (晨報記者 張昱欣)   內蒙古高院:符合申請國家賠償條件   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15日在呼格吉勒圖案新聞發佈會上發佈消息稱,該案符合申請國家賠償的條件,並將對錯案責任問題進行調查,嚴肅追究責任。   新聞發言人說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》的規定,受害的公民死亡的,由其繼承人或其他有撫養關係的親屬提出申請,啟動國家賠償程序。在合議庭送達再審判決書時,已經向呼格吉勒圖的父母告知,在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後可以依法申請國家賠償。呼格吉勒圖父母提出申請後,法院將立即啟動國家賠償程序,並嚴格依照法律的規定,儘快依法做出賠償決定。   據悉,呼格吉勒圖父母將在與律師商議後,以書面形式提出申請國家賠償。   (據新華社報道)   從死刑到無罪只因三個理由   □據新華社呼和浩特12月15日電   內蒙古高院院長胡毅峰對記者表示,由於案件年久、人命關天、案情複雜,社會普遍關註,法院必須嚴格依法按程序來審理本案,壓力很大。   內蒙古高院在再審判決中,列舉了改判呼格吉勒圖無罪的三個理由:   其一,犯罪手段供述與屍體檢驗報告不符。呼格吉勒圖多次有罪供述稱採取卡脖子、捂嘴等犯罪手段與被害人楊某某“後縱膈大面積出血”等屍體檢驗報告內容不符。   其二,血型鑒定結論不具有排他性。呼格吉勒圖本人血型為A型,對呼格吉勒圖指甲縫內附著物檢出O型人血,與被害人血型相同。但血型鑒定為種類物鑒定,該鑒定結論不具有排他性、唯一性,不能證實呼格吉勒圖實施了犯罪行為。   其三,呼格吉勒圖的有罪供述不穩定,且與其他證據存在諸多不吻合之處。呼格吉勒圖在偵查、審查起訴和審理階段均曾供稱採取了卡脖子、捂嘴等暴力方式強行猥褻被害人,但又有翻供的情形,有罪供述並不穩定。而且供述中關於楊某某的衣著、身高、髮型、口音等內容與屍體檢驗報告、證人證言之間有諸多不吻合。  (原標題:18年前錯殺一人18年後法將責眾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